抛弃狭隘,巧用“醋疗”

图片 1

人们都习惯用“醋坛子”、“醋罐子”来形容一个捍卫爱情的女人,吃醋似乎成了女人的专有名词,难逍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就不知进吃醋是什么滋味吗?
其实,男人也有吃醋的时候

有人说,因为爱情是排他的,所以吃醋是正常的;有人希望自己的配偶吃点小醋,自己心理上有满足感;也有人因为吃醋闹矛盾、打离婚……到底是男人爱吃醋还是女人爱吃醋呢?

     
 这两天,一长相帅气的朋友跟娇美动人的老婆吵了一架,然后,又千方百计哄老婆高兴,并且赔礼道歉,还给老婆去商场买了一个白金项链作为“小礼物”算是道歉之礼。问这哥们,这媳妇也太难处了吧?打个架怎这般“割地赔礼”呀?细问,哥们说道:虽然这么做,但我内心很高兴,因为老婆心理装着我,在乎我。喔喔喔,啥情况?原来,就在打架的那天晚上,哥们的一个美女同事,在外面遇上了点事,打电话给这个哥们先是求帮助,但突然诉起苦来,而且“喋喋不休”,让在旁边的老婆听着不高兴了,醋意大发了,做得饭也不吃了,俩人大吵一架……。奥,原来是吃醋了,哥们虽然赔礼道歉,“割地赔款”,但心里是美的。

人们都习惯用“醋坛子”、“醋罐子”来形容一个捍卫爱情的女人,吃醋似乎成了女人的专有名词,难逍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就不知进吃醋是什么滋味吗?

楔入灵魂的爱情

图片 1

其实,男人也有吃醋的时候,吃醋本身并没有错。

●刘维尼

       
记得古龙大侠有句妙语:“世界上不吃饭的女人或许会有几个,而不吃醋的女人却没有一个”。说白了,爱情是酿醋的原料,男朋友仿佛是一个买醋的,隔三差五的会为她供应老陈醋,又酸又甜。他和女同事跳舞,她要吃醋;他和女同学吃饭,她要吃醋;他盯住街头的美女或是商场化妆品柜台的女售货员,她要吃醋……女人对“老陈醋”的喜欢程度远远超过了杏仁露、芒果汁、麦氏咖啡,甚至轩尼诗XO。

吃醋在感情的字典里是最容易被理解的一个词。尤其是在恋爱之初,吃醋的感觉是很甜蜜的。吃醋,其实就是一种表达爱意的小伎俩,又是验证彼此感情的试金石。世界上没有不吃醋的爱情,“醋”如果用好了,不光是调味品,而且还是很好的营养品。

吃醋对象:不特定

       
谈个知己,见个情人,唱个KTV,男人责任是不断地、兢兢业业地给女人酿造点白醋香醋老陈醋,女人负责吃下去。他和哥们唱歌唱了一夜;他跟办公室的女同事调笑嬉戏;他把脖子伸到电视机屏幕上,看时装车模;他对商场里年轻漂亮的服务员小妹都能妙语连珠……人家女同事会看上他吗?电视机里的女人摸的着吗?商场的小妹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,男人又不傻,他能不明白,那他做这些干什么?不为无聊之事,何以谴有生之崖?非也,他就是要自己名下的女人吃点醋。

吃醋是爱的一种变相表达,吃醋的程度取决于爱的程度,在潜意识里它是为了获得更专一的感情的一种自我保护。在婚姻中,如果两个人彼此都不在乎对方的情感所属、一点醋都不吃,爱情也就失去美好的滋味了。

“醋坛子”、“醋罐”这些雅号,被广泛应用于女性身上,似乎成了女人的专有名词。

     
《红楼梦》中的林黛玉,吃起醋来的形象,既无豪放气派,也无婉约之美,眉目神态之间,一味紧张、怨怒、失意,一张小胖脸成天嘟丧着,遮都遮不住的小家子气,演绎的是标准市井派的“醋坛子”。每次,看《红楼梦》,觉得林黛玉的吃醋都是透着古灵精怪、千伶百俐的,娇俏可喜并惹人怜惜,感觉她耍出来的脾气都招人喜欢。“薛宝钗羞笼红赐串”一节,宝玉看着宝钗雪白一段玉臂发呆,黛玉的反应是“蹬着门槛子,嘴里咬着手帕子笑”,她挤对宝玉是“呆雁”,把帕子甩他脸上。“宝玉不防,正打在眼上,‘哎呦’了一声。问是谁?
林黛玉摇着头儿笑道:‘不敢,是我失了手。因为宝姐姐要看呆雁,我比给他的看,不想失了手。’宝玉揉着眼睛,待要说什么,又不好说的。”澜
一场醋吃得妩媚喜人、妙趣横生。

Leave a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