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情人的“情人节”

图片 1

2月14日,他会送我一束玫瑰花吗?7月7曰他还会陪漏星星吗?牵手那天许下的誓言,他还记得吗?他说好每个月月底都会陪我去楦物园……女人永远不会忘记男人所带给她的惊喜,也期

女人本应该是娇弱的,但是在女强人越来越多的现实社会中,强势女性已经成为男性的负担。男女之间的关系就像晓晓板,你上去,他就下来,你英姿飒爽,他就只好唯唯诺诺。
妻子淑

图片 1

“2月14日,他会送我一束玫瑰花吗?7月7曰他还会陪漏星星吗?牵手那天许下的誓言,他还记得吗?他说好每个月月底都会陪我去楦物园……”女人永远不会忘记男人所带给她的惊喜,也期待着男人会给她更多的惊喜,这是每个女人心底期盼的幸福。

女人本应该是娇弱的,但是在女强人越来越多的现实社会中,强势女性已经成为男性的负担。男女之间的关系就像晓晓板,你上去,他就下来,你英姿飒爽,他就只好唯唯诺诺。

情人节

然而粗枝大叶的男人,总是忽略掉这些小的细节。因为忙,所以简单说几句话,就以为女人理解了,开心了;或者真忘记得一干二净;有时甚至认为女闲了,总想着让男人为她做什么。也许,女人当下理解了你、包容了你,依旧满脸笑容地关怀你,但別指望她会为你做得更多。因为只有她自己了解自己的失落和委屈。

妻子淑芬的职务比丈夫艾强高,每个月的工资也高出他很多。艾强一直觉得淑芬一个女人比他这个大男人还挣得多,实在辛苦,于是乎,艾强一直都怕妻子。

01

唐啸因为和朋友合伙做生意,要去外地出差一阵子。在他临走前,妻子婉蓉简单地交代了一些事情后,突然一脸郑重其事地问他月底之前能不能赶回来,唐啸想了想,大概可以。听到回答,婉蓉又突然兴奋地吻了他一下。看到妻子如此大的落差,唐啸感到莫名其妙,只当女人的心思不好猜,道了几声別后便走了。

淑芬是个性子很强的女人,凡事都想亲力亲为。一次,客厅的灯坏了,她二话不说马上搬个凳子便踩着去换灯泡。艾强从卧室出来,看到妻子颤魏魏站在凳子上正脆着脚拧灯泡,吓得不敢吱声,赶紧轻手轻脚地跑过去帮她扶着凳子。等她换好下来后,艾强一脸心疼地说:”你不知道危险吗?万一摔着怎么办?以后这种事情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今年的情人节范广平不想和老婆一起过,他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另外一个人,纯粹是原始的欲望在作祟,既然下了决心,就要编好借口,借口要天衣无缝,他不想伤害这个家庭,这个家对他来说无比温暖且重要。

然而眼看就要到月底了,唐啸手头上的事情依旧没解决清。而越接近月底,婉蓉的电话越频繁,不是关心他的身体,就是问他月底前能不能赶回去。结果,原本就为生意烦心的唐啸,听到妻子没完没了的问话,更加心烦意乱了。

淑芬无所谓地笑道:”这有什么啊?没事,我能搞定。”艾强看着妻子满脸的理所当然,心里那个不是滋味,他这个男人在家里就像个摆设。

范广平的医德和医术名声在外,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比声誉更重要了,自从有了情人之后,他每天都过得如履薄冰,生怕“情债”敲响自家的大门。

一天晚上,唐啸跟客户喝完酒后,刚回到酒店,手机响了,一看来电提示是老婆,他猛叹一口气,接通电话后就吼道:”你烦不烦?我这个月底不回去了,回不去了。”说完,不等婉蓉回话,他”啪”的便关了电话。

一次,艾强的老朋友们打算聚聚,让他叫上老婆,大家热闹热闹。当天席间,大家有说有笑,气氛相当的和谐热闹。大家喝酒喝的尽兴,便又让服务员端上几瓶啤酒。这时,艾强喊服务员把开瓶器拿来,有个哥们儿笑道:”拿什么开瓶器啊?用嘴,像个男人不?”艾强马上说:“上次崩掉半颗牙,还是保险点儿好。”他话刚落,桌上就一阵哄笑。正当艾强打算用开瓶器开时,淑芬一把夺过酒瓶,放在嘴里,“啪”的一声便把酒瓶咬开了。回过神来的人,纷纷拍手叫好”还是嫂子有魄力。””强子,嫂子可比你厉害,以后干脆叫你吃软饭的吧!哈哈!”平时大家老熟人了,也闹惯了,这些开玩笑的话张口就来,也没谁当过真。

老天很眷顾,老婆也很是争气,一生就是龙凤胎,望着两双清澈聚神的小眼睛,他的心都融化掉了,望着妻子洋溢着幸福的脸庞,他全身的血管里流淌着蜜一样的液体,无时无刻送达到每一个细胞,蜜一样的日子让他觉得这一切不像是真实存在的。

电话那头,婉蓉呆若木鸡地看着手机发呆,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了下来,随后一个人便窝在沙发上轻轻抽泣。但第二天早上,婉蓉还是给丈夫发了一短信:”老公,对不起,是我没考虑到你的心情,那边的事情不好解决吗?我不是故意老烦你的,你好好工作,我不打扰你了。但回来的时候告诉我一声。”

看到到丈夫的脸色,心里有些不安。

生活总是不经意间让人们清醒认识这个世界,妻子曹庆佳生育后变得性冷淡,范广平的医学常识告诉自己,生育后女人或多或少会出现这种情况,可一年两年过去了情况变得愈发严重,即使每个月一次,妻子也丝毫提不起兴趣,如今,“性生活”这个词,被无情地从妻子脑子里抹去,作为丈夫,作为男人,这算是一个可大可小的灾难,妻子的手和嘴成了我泄欲的常用工具。

唐啸在收到短信后,想起昨天晚上对妻子的态度,也感觉有些过了,于是便给妻子回信息说:”老婆,昨天我脾气暴躁了点儿,你别在意。在家好好照顾自己,我尽早回去。”

等回到家中,淑芬特意问道:”亲爰的,是不是哪舒服?你的脸色不规”

范广平告诉妻子,即使这样自己也无怨无悔。就像汽车并道一样,在没有打转向灯的情况下,“情人”和我扯上了关系,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也全然不去考虑何时结束,也许男人天生就有出轨的基因。

虽然尽早,但唐啸还是过了月底,下个月3号才回家。回到家中,唐啸一进门便闻到了满室的饭香。是婉蓉知道他今天要回来,庆祝他生意做成做的。唐啸高兴地紧拥住妻子,婉蓉笑呵呵地让他去洗手吃饭。但吃饭前,唐啸伸手把一个很小巧的盒子放在婉蓉面前,神秘地说:”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?”婉蓉打开一看:”哇!好漂亮的钻戒。”唐啸道:”就知道你会喜欢。亲爱的,前几天是我脾气不好,你別生气了,好不?”婉蓉眼底一闪而过一丝失落,但瞬间便笑道:”你那么忙,我还总打扰你,是我不对,我才不气呢,看在这钻戒的份上,我高兴还来不及。”说完,还不忘在丈夫脸上亲了一口。

艾强不答反问道:”你有没有觉得我在你面前就像个摆设?”

初试偷情滋味的让范广平着了迷,他有充足的理由来安慰自己,只有性没有爱。

唐啸本想着问问妻子为什么一定让他月底赶回去,但看妻子兴高釆烈的样子,也就忘记了。随后的日子里,他们俩依旧生活得很美好。但问题还是出现了。渐渐的,唐啸发现,过去那个总喜欢给他打电话,尤其在他出差的时候,总爱在电话中跟他唠上几句的老婆,突然变的沉默起来。即便有事,也只是发个短信了事。

淑芬惊讶道:”怎么突然这么问?当然不是了。”

03

一次,他陪妻子去逛街,唐啸竟然发现妻子站在一个花室门口盯了好久。眼睛里还流露出很悲切的样子。唐啸问婉蓉是不是不舒服,婉蓉却笑着说了句没事,便自顾自地走了。

艾强猛地站起来,激动地说道:”我现在都被别人叫吃软饭的了,还有什么脸面对别人?”

今年春节后,范广平忙得天昏地暗,手术室成了他常驻之地,一天3、4台手术,对于医生的身体和心里都是一种莫大的考验。

往常,每当唐啸忙了一天回家后,婉蓉总会提前放好洗澡水,催促他洗一洗身上的尘土。但现在,婉蓉却总是忘记。

淑芬吓了一跳,赶紧说道:”那是开玩笑的啊!当不得真。”

正月十五过后,范广平躺在家里的大床上,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晒在脸上,刚吃过早饭困意又上来了,不知过了几时,范广平眯缝着双眼,绯红的脸颊,浑身散发着微微热量,他断定身体的欲望又上来你了。

一天晚上,唐啸正在熟睡,蒙蒙昽昽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动。唐啸很快确定确实有人在动。他立刻清醒过来,却发现妻子正背对着自己,身体抖得厉害。唐啸赶紧起身去看,发现婉蓉竟在抽泣。唐啸心疼地抱起妻子问:”亲爱的,你哪里不舒服?怎么了?”婉蓉终于忍不住大哭出来,她不停地捶打唐啸,直到哭得没那么厉害了,才说:”说好的每年那天你都会陪着我,你忘记了,你忘了。”

艾强道:”当不得真?你是比我强,工作比我好,工资比我高,没有一件事情能难倒你,你是个女强人,我是个连灯泡都不用帮你换的小男人。你需要我什么?在这个家里,我不过是个可以陪你聊天说话的摆设。〃话刚说完,艾强就夺门而出。

他划开手机,日历上显示后天就是情人节,思绪径直飞到了情人沈爱华那里,潜意识帮他做了决定,情人节就要和“情人”在一起。

唐啸听了,心猛的疼了一下。怪不得她一定要让他在月底之前回家,因为每年的四月二十九日对他妻子来说就是一个噩梦。三年前的四月二十九日晚〖上,婉蓉下班回到家中时,没注意到家里进了贼。当她发现时已经晚了,那个贼不仅拿走了家里值钱的东西,还打算对婉蓉不利。幸好唐啸及时赶回来,制止了歹徒。但婉蓉的心里从此却留下了阴影。每年的四月二十九日,她都不敢一个人过,唐啸便答应每年的这一天都会整天陪在她身边寸步不离。但是,他食言了。

淑芬愣愣地坐在沙发上,她从来不知道老公会这样想,她以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,她一直希望自己变强,可以独当一面,却让丈夫变成了一个”一无是处”的男人。

范广平打开微信,点开置顶的曹庆佳,编辑一条消息:“亲爱的,明天赶往外地会诊,不能陪你过情人节,照顾好自己和孩子,爱你的老公!”末了一颗“心”的表情随同文字一起传送过去,从开始的念头到最终关上手机一气呵成,绝对不会超过一分钟。范广平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快,这么心安理得,唯有那股性冲动才是最真实的。

女人若爱上一个男人,她所看重的不止是男人的财富和地位,更是他对她的爱,对她的无微不至。男人常觉得女人啰唆,什么事情都喜欢挂在嘴边念叨很久,那其实是女人心思细腻的表现。其实,女人眼里没有小事,也许对男人来说有些事情微不足道,但对女人来说那就是她的全部。所以,男人一定要牢记你们之间那些特殊的日子。

深思了许久,淑芬终于明白,她几乎忘记了一个女人该有的温柔与柔弱。凌晨两点左右,突然停电了,淑芬掏出手机,给老公发了一个短信:老公,停电了,我怕黑。

范广平驾车驶上高速,迫不及待地想来到隔壁那座城市,见到梦中意淫的对象沈爱华。

Leave a Comment.